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国际>国际特稿: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战火的距离

国际特稿: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战火的距离

2019-10-28 来源:环宇视展责任编辑:Ms.HY浏览数:662 环宇视展国际会展网

核心提示:综合报道-国际特稿: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战火的距离

  第三次特金会遥遥无期,朝鲜近期又接二连三试射导弹,中美贸易战谈判则屡次从“取得很大进展”急转直下,一 而再触礁。

  美国总统特朗普心胸这两口闷气进入9月加倍难咽:9日,他在白宫向媒体宣布,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的和平谈判“已死”, 并称自己已经“叫停了和谈”;紧接着是14日凌晨,伊朗无人机奇袭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设施,导致沙特原油产量减少一半,油价随之上涨,特 朗普一度开呛称“弹药已上膛”,战云又笼罩波斯湾。

  上述国际摩擦是当今世界主要“火药库”,后续发展不仅关系全球局势,更直接影响特朗普明年竞选连任的选情。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已让美国在外交舞台上与盟友渐行渐远。(美联社)

“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成为一个难以预测的国家。”

2016年4月,正努力争取赢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美国富翁特朗普,对华盛顿精英阐述了他针对美国外交政策提出的“美国优先”愿景 。

他当时誓言,要结束美国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干涉,迫使北约盟友增加军费开支,同时与俄罗斯和中国建立更紧密关系。

他表明:“外界完全可以预测美国要做些什么,因为我们会告诉大家一切。我们派兵会公告天下,我们部署别的什么就召开新闻发布会。 我们(今后)必须是不可预测的。”

特朗普面不改色地宣称,解决美国外交政策病态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特朗普。他说:“只有我知道怎么解决。”

上台后,特朗普把他“不可预测”的外交政策付诸实践。他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朗核协议,也把美国 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移到耶路撒冷。

特朗普应对国际事务的方式就如他当初所言,是难以推测的。对于他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外交手段,有分析员认为,这其实没有想象中来 得糟糕。

今年4月,在前总统小布什任内担任国务院顾问的国际事务学者科恩就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撰文指出:“特朗普首两年任 期令人惊讶地相对稳定……(他的缺点)尚未转变为明显的灾难。”

去年11月,美国智库“Atlantic Council of the United States”(大西洋理事会)执行长肯普甚至赞扬特朗普,展示了“令人耳目一新 的意愿,去处理其前任完全避开或无意去解决的重要问题”。

然而,半年后,肯普又撰文指出:“特朗普政府如今宛如在进行国际杂技表演,得同时控制多个具战略意义的球。就算是最熟练的杂技表 演者,也会手忙脚乱。”

近几个月外交很忙

近几个月,特朗普在外交舞台上确实是忙得很。

他退出了与俄罗斯签署的中导条约,还首次试射中程导弹。他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一会儿“取得很大进展”,一会儿又不欢而散。

他和朝鲜领袖金正恩的第三次特金会遥遥无期,但面对今年已进行10次导弹试射的平壤,他也只能轻描淡写地说,金正恩“喜欢试射导弹 ”,而美国并未限制发射短程导弹。

中止与阿富汗塔利班和平谈判(路透社)

此外,特朗普也忙着与塔利班分子谈判,希望达成和平协议,结束美国耗时最长的阿富汗战争。然而,双方谈判尚未结束,塔利班又开始 在阿富汗各地发动炸弹袭击。

特朗普与伊朗之间更是纠缠不清,遭受美国连串制裁的伊朗自5月开始便动作频频,在波斯湾海域蓄意破坏或扣押路过的油轮,还打下美国 的无人侦察机。

本月初,伊朗宣布启动“先进离心机”,以增加浓缩铀储量,这是德黑兰中止履行伊核协议所采取的最新措施。

两周前,美国在波斯湾地区的重要盟友沙特阿拉伯的石油设施遭无人机攻击,美国立即把矛头指向伊朗,还批准向波斯湾地区增兵,以加 强该区盟友的防御能力。

“不可预测”外交有迹可循

波斯湾局势散发浓浓火药味,庆幸的是目前还不到战事一触即发的地步,而这还得从特朗普的外交手腕说起。是的,虽说特朗普的外交政 策“不可预测”,但其实这当中还是有迹可循。

特朗普的世界观相当一致。他上台后就表明,反对前任奥巴马执政时期对伊朗的绥靖政策,也不支持小布什对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干预政策 。特朗普要做的是以最低成本,把美国在中东的利益最大化。这也是为什么主张进行军事干预、实现伊朗政权更迭的鹰派人物如国家安全顾问 博尔顿,最终会被特朗普炒了。

这就说到了特朗普外交手腕的其中一个特点:虚张声势,欲擒故纵。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时,他多次以增加关税相逼,但又数次延迟征收 部分关税;在指责伊朗对沙特石油设施发动袭击后,他呛称“弹药已经上膛”,后又强调不想卷入中东的战争。

一些外交政策专家认为,特朗普开启了国际谈判,例如与金正恩会面,应被记上一功。不过,也有不少人批评他的谈判方式过于傲慢草率 ,让国际局势更加动荡。

特朗普为自己辩护时说:“这就是我的谈判的方式。过去这些年,这个方式对我很有用,对我们的国家更管用。”

遭特朗普革职的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最近在哈佛大学的演讲中曾指出,成功的谈判应该是双方都能带着可接受的成果离开。他意有所指地 说:“如果你认为谈判不是赢就是输,那你的经历会是糟糕的。你会极为不满,也不会有多少人想要和你谈。”

美国优先 盟友渐行渐远

诚然,美国至今与中国、朝鲜和阿富汗塔利班的谈判都无法取得实质成果。特朗普的传记作家丹东尼奥(Michael D'Antonio)一语中的 ,在国际问题上,特朗普更有兴趣的是“做一些引人注目的宣布”,而不是解决长远的问题。

丹东尼奥说:“一旦他找到愿意配合的伙伴,他就可能做一些听起来很重要的宣布……至于具体细节,等选举后再由其他人来解决 吧。”

不过,一些国家已发现,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再是可靠的国际强国。华盛顿著名智库“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美国进步中 心)资深研究员卡图里斯说:“许多国家如今会坚持维护本身的利益,不再像以前那样注重美国的看法。”

实际上,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已让美国在外交舞台上与其盟友渐行渐远。他的“独断独行”连他的左右手也看不下去。去年底辞去 国防部长职务的马蒂斯就曾指出:“有盟友的国家繁荣昌盛,没盟友的国家则不会昌盛。”

上月底,马蒂斯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警告,美国在全球各地维持联盟与承诺很重要,他指出:“没有盟友,我们将处于越来越孤独的境 地,这将使我们在世界上面临越来越大的风险。”

别的不说,在试图说服盟友不要购买中国华为的5G技术方面,美国就难以争取到法国和德国等盟国的支持。

沙特石油设施遇袭后,特朗普即宣布增兵波斯湾地区,加强当地盟友的防御能力。(法新社)

在发生伊朗袭击沙特石油设施的事件后,美国就更需要盟友的支持了。美国智库“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东项目主任奥尔特曼指出:“特朗普过去总认为,每个国家应该根据本身的利益来行事……但他现在 显然非常需要在联合国大会上争取盟友的支持来对付伊朗。”

美国康奈尔大学政府系教授桑德斯(Mildred Elizabeth Sanders)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直言:“特朗普大部分政策是从他个人利益出发,很少有意识形态或政党意见为依据……支持和奉承他, 会获得他的帮助与合作;反对或批评他,你就出局了。这是潜在盟友觉得难以应对的。”

为沙特出头 攻打伊朗?

中东局势剑拔弩张,许多人都关注美国会不会出兵伊朗,陷入另一个战争沼泽。

美国康奈尔大学的桑德斯教授告诉《联合早报》:“特朗普是个非一般总统,他批评前任总统制造的战争,也没有迹象显示他最忠诚的支 持者希望美国再陷入战争。前国安顾问博尔顿离开后,他的其他顾问估计也不想要战争。”

桑德斯教授指出,美国如今其实不那么依赖进口原油,沙特王储又是全球最声名狼藉的领导人之一,因此如果特朗普在对沙特增兵和部署 军事配备以外采取其他更激烈行动,他可能会面对国内的反对声浪。

她说:“特朗普在做出任何为沙特出头、攻打伊朗的承诺之前必须三思,这可能引发一场政治与人道灾难。”

桑德斯教授认为,即使美国不对伊朗开战,特朗普可能也会下令展开一些“战争以外的侵略行为”。

伊朗无人机袭击沙特阿拉伯石油设施战云笼罩波斯湾(路透社)

避免危机升级对特朗普有利

美国海军研究生院国家安全事务系助理教授迈耶丁在《外交政策》撰文指出,避免危机升级对特朗普是有利的。

她写道:“原油市场是全球性的,即使美国成为净原油出口国,美国炼油厂还是得支付更高的原油价格,不论这油源自哪里。当他们把所 增加的成本转嫁给客户时,美国消费者就得在加油站付出更高的油费。”

高油价永远都是不受欢迎,在选举年调高油价更是危险。迈耶丁指出:“美国人的口袋若受到冲击,马上就可能影响特朗普的支持度。持 续上升的油价可能把国家推向经济衰退,进一步影响他连任的机会。”

外交政策影响连任?

外交政策很少会在美国总统选举中起主导作用,但特朗普一直努力不懈地把自己的形象打造成唯一能同外国领袖达成协议、让美军回返家 门的总统。实际上,一些外交危机确实也给美国国内带来直接影响。以中美贸易争端来说,加征关税和贸易战的恶化,很可能会直接冲击美国 消费者和生产商。

康奈尔大学的桑德斯教授指出,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是因为当时中低阶层的人民认为,延续希拉莉或奥巴马政策不会给他们带来希望。她 说:“当时迫不得已的选择,如今看来似乎在经济上有了回报。边界管制更严了、失业率下降、工资稍微上升……如果美国经济持续强劲,特 朗普连任的机会其实不小。”

学者:民调只能参考 选民最关心经济因素

新加坡管理大学社会学院政治学副教授杜强则告诉《联合早报》,根据著名民调分析网站FiveThirtyEight(538)的数据,自2018年12月 到现在,特朗普的不支持率一直维持稳定,介于51.3%至57.4%。

目前,特朗普的不支持率为53.7%,与奥巴马当年执政期间同个时候的51.3%相差不远,而奥巴马后来还是成功连任。不过,老布什当年寻 求连任前的支持率虽高达66.8%,最终还是输了选举。

杜强指出:“美国经济也许比任何其他因素都来得重要,但即使是经济,也可能无法帮助或伤害到他……面对民主党相对较弱和存在缺陷 的候选人,任何事情都可能发生。”

中美贸易战延烧(美联社)

分析:与朝伊中达成任何协议 大利选情

也有分析员认为,特朗普若能与朝鲜、伊朗或中国达成任何协议,将为他争取连任加分。不过,这当中还得取决于平壤、德黑兰或北京是 否愿意配合他,以及它们是否认为,协助特朗普赢得第二个任期对它们有利。

对朝鲜来说,特朗普对其领袖的认可和赞扬,或许能让金正恩考虑是否要在美朝会谈上做出些许让步。在当下局势中的德黑兰,相信更乐 见特朗普下台,应该不会帮他制造任何外交会面的机会。至于北京,有迹象显示,“中国不要看到特朗普继续第二个任期”。

在奥巴马时期担任高级外交政策顾问的罗兹(Ben Rhodes)说:“显然的,伊朗、中国和朝鲜都意识到,它们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可能对( 美国)选举造成冲击……它们是握有选票的。”

朝鲜近期三度试射导弹(路透社)

本文导航:
  • (1) 国际特稿: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战火的距离
打赏

相关阅读:

综合报道
分享到:
0相关评论
阅读上文 >> 全球多个城市数以万计年轻人 再掀气候变化示威潮
阅读下文 >> 德媒:中国在联合国施展“魅力外交”

大家喜欢看的

  • 品牌
  • 资讯
  • 展会
  • 视频
  • 图片
  • 供应
  • 百科
  • 商城

欢迎转发与合作:


本文地址:http://www.18sz.com/news/show.php?itemid=3714

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环宇视展国际会展网

行业专题

更多行业专题

微信“扫一扫”
即可分享此文章

友情链接

  • 关注官方订阅号

  • 关注官方服务号

Copyright© 2007-2020 18SZ.com HYSZ B2B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 Shenzhen Universal Exhibition Planning Co.,Ltd

服务热线:+86 755 88850315 ICP备案号:粤ICP备14076038号